首頁 > 工作集錦 > 監督執紀

江油市:空手套“白?!? 百萬元扶貧項目資金不翼而飛

發布時間:2019-12-16 17:57:43 來源:綿陽市紀委監委 字體大?。? 分享至:

?47.jpg

江油市紀檢監察干部到家庭農場實地回訪(陳平光? 攝)

?

“我簡直不敢相信,他竟然會成為反面教材!”“千萬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啊……”原村支書貪污扶貧資金的消息不脛而走,江油市雁門鎮柳壩村的村民們感慨不已。

扶貧卻先“扶己”。曾經的村致富能人、鎮人大代表,因為貪欲作祟,淪為犯罪嫌疑人。最終,發財夢破,鋃鐺入獄,令人唏噓……

“被告人高萬松犯貪污罪,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?!笨粗袥Q書,高萬松流下了悔恨的淚水。

“好支書”淪落為“階下囚”,事情還得從“不翼而飛”的扶貧牛說起。

2014年2月,100萬肉牛牛犢養殖扶貧項目即將落到柳壩村。消息一傳出,鑫犇農業公司法人王某便找到高萬松,請他作為公司股東想辦法運作此事。在王某苦口婆心的勸說下,面對誘人的“唐僧肉”,高萬松答應“試一試”。

2014年11月,鑫犇農業公司以99.63萬元如愿中標,與柳壩村簽訂采購合同,并承諾無論盈虧,每年給村上分紅5萬元。之后,高萬松和王某花30萬元購買了60頭牛,加上公司之前自有的牛,總共100余頭牛被運到養殖場。然而,這些牛的品種和規格并不符合項目合同規定。

為盡快通過項目驗收,高萬松和王某分頭行動,一邊偽造動物檢疫合格證、稅務機打發票等驗收資料,一邊騙得鎮分管領導在采購項目驗收表等手續上簽字。2015年3月,市財政局將扶貧款項的80%,即80萬元撥付至鑫犇公司賬戶。然而,在歸還原公司債務80余萬元后,公司賬戶出現赤字。

轉眼到了該給村上分紅的時間,王某再一次找到高萬松。因為“牛犢從運到養殖場后村里就沒人看過,即使數量不夠、質量不符,也照樣通過驗收”,于是,二人商量后,決定把牛全部賣掉。

2015年8月、2015年11月、2016年1月,高萬松和王某分三次賣掉100余頭扶貧牛,賣得78萬元,除2015年底分給村上5萬元外,其余款項落入兩人腰包。

2016年,隨著江油市加大對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查處,越來越嚴峻的高壓態勢,讓倍感緊張的高萬松常常徹夜難眠,但又心存僥幸。2017年春節后,雁門鎮紀委下發《關于加強柳壩村肉牛養殖項目監督管理的通知》,在隨后開展的扶貧項目專項督查中,“不翼而飛”的扶貧項目資金問題終于東窗事發。同年12月,江油市紀委給予高萬松開除黨籍處分。

“我真的錯了,我對不起組織多年來的培養。作為村支書,我讓扶貧項目失敗,造成巨大經濟損失,帶來很不好的社會影響。我沒守住底線、逾越了紅線、觸碰了高壓線,真是自食其果?!备呷f松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。

在查處高萬松個人違紀違法問題時,江油市紀委同步查處了分管扶貧工作的雁門鎮原黨委副書記王恒、原鎮人大主席趙仕金監管不力問題。2017年11月22日,經市紀委常委會議研究,決定給予趙仕金留黨察看一年處分,給予王恒撤職處分。

“‘微腐敗’侵害群眾切身利益,啃食老百姓實實在在的獲得感。身處為民服務‘最后一公里’,高萬松卻在貪欲支配下走向歧途,致使公共財產、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,侵犯基層黨組織廉潔性,影響極其惡劣?!苯褪屑o委監委負責人姚華宗表示,“我們將嚴格按照‘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’主題教育對專項整治漠視侵害群眾利益問題的要求,時刻保持扶貧領域懲治腐敗高壓態勢,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,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堅強紀律保障?!保ㄗ髡撸貉t嫣)

編輯人員:陳浩文

新浪彩票app